用数据看运气——“五运六气”新剖析(五)

投资者关系mGAfhcWdBxcDmKRT1个月前阅读:34

  用数据看运气——“五运六气”新剖析(五)

  冲虚子

  本文讨论《气交变大论》。

  《气交变大论》作为七篇大论中的一篇被王冰排在《素问》通行本的第二十卷第六十九篇,是承《六微旨大论》下来的。根据《六微旨大论》,“气交变”的意思是天之六气和地气,通过天枢交合而发生的质变。有人要把天气和地气理解为阴阳两气也未尝不可,只是从天地人的角度看,用天气、地气这样概念似乎更合适。本篇是不是这个意思,读后你可能会大跌眼镜。

  《气交变》可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对天干和地支相配的六十甲子的太过和不及的论述。把这六十年根据木、火、土、金、水五行(五运)分为五大组,再把各组(共12年)根据其阴阳属性分为年运太过(阳干之年)和不及(阴干之年)两小组(各6年),然后再依据五行生克规律予以分析和预测。第二部分是对四季运气的分析。第三部分可视为补充说明。

  《气交变》第一部分的主题是回答五运之化,太过和不及何如的。岐伯先说:

  《上经》曰:夫道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长久,此之谓也。

  这一句是引用《上经》的,意思是,五运之化,就是天文、地理和人事的知识。《上经》是传说中的一本古医书,《黄帝内经》有三处提到或引用,除这里的一处,还有在《示从容论篇第七十六》提到、特别是在《病能论篇第四十六》中有一段话,“岐伯曰:《上经》者,言气之通天也;《下经》者,言病之变化也;《金匮》者,决死生也;《揆度》者,切度之也;《奇恒》者,言奇病也。所谓奇者,使奇病不得以四时死也;恒者,得以四时死也。所谓揆者,方切求之也,言切求其脉理也;度者,得其病处,以四时度之也。”中国中医科学院的柳长华教授等人将成都天回镇老官山汉墓M3∶121简的一部分定名为《脉经·上经》,就是根据《素问·生气通天论》“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其气九州、九窍、五藏、十二节,皆通乎天气”。《素问·病能论》:“《上经》者,言气之通天也”和这部分医简皆“言气之通天”。(见《文物》,2017年12期)这个定名着实胆大,别的专家并没有相应,我们也就暂不将现在整理出的这部分称之为《上经》而引用。

  为什么必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呢,是因为:

  本,气位也。位天者,天文也;位地者,地理也;通于人气之变化者,人事也。故太过者先天,不及者后天,所谓治化而人应之也。

  岐伯说:抓住气的位置是认识五运之化的根本。对天上的气位是通过认识天文的方法获得的,对地上的气位是通过用地理的知识获得的,通过对人气的变化探求,就得到了人事方面的信息。不该来的气提前到了就叫太过,应该来的晚到了就叫不及。气位的不正常变化,自然会影响到人体健康的。这段话是很有道理的。春天的季节到了,冬天的寒冷还在持续,那保证对人的健康、动物、植物、农作物不利。应该是夏天的季节了,气温却没有高起来,那秋天成熟的农作物、瓜果保证不能很好的成熟,产量一定受到很大的影响。我们经常遇到的不一定是该来不来、不该来早到,反而是来而过盛或来而太弱,这也应该视为太过或不及。

  之后,岐伯解释了五运太过的情形。冲虚子仅以木运太过为例予以讨论。

  岁木太过,风气流行,脾土受邪。民病飧泄,食减,体重,烦冤,肠鸣腹支满,上应岁星。甚则忽忽善怒,眩冒巅疾。化气不政,生气独治,云物飞动,草木不宁,甚而摇落,反胁痛而吐甚,冲阳绝者死不治,上应太白星。

  本段阐释了木运太过给大自然带来的变化和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木运太过时,就会克制了土,相应脾就会受邪。脾虚后就出现肠胃消化不良的诸多症状。由于木气胜,感应到天上的岁星(木星)亮度超过以往。木气胜导致肝火旺,严重的时候,还会容易发怒,眩晕头疼。化气指的是土气,生气指的是木气(后文的收气指的是金气,长气是火气,藏气是水气)土气没有起到制约的作用,木气独大,金气就得承受木气的强势,导致云物飞动,草木不宁,严重的甚至出现果实和树叶提前坠落。人在身体上出现胁痛,呕吐,严重的冲阳(胃脉)断绝,为死症。这种情况会上应到金星。凡壬申、壬午、壬辰、壬寅、壬子、壬戌年都是木运太过之年。其余四运的意思都一样,不赘述了。大家可能在理解人体的生理、疾病、物候等和五星的感应关系上,觉得有点复杂,其实很简单,就是五行生克,见表1、表4。

  表1:五运太过应星表

  五运太过 年份 基本岁运 应星

  (本星) 过盛时应星(克星) 极端时应星(本星)

  木运太过 壬申壬午壬辰壬寅壬子壬戌 风气流行,脾土受邪 木星 金星

  火运太过 戊申戊午戊辰戊寅戊子戊戌 炎暑流行,金肺受邪 荧惑 水星 荧惑

  土运太过 甲申甲午甲辰甲寅甲子甲戌 雨湿流行,肾水受邪 镇星 木星

  金运太过 庚申庚午庚辰庚寅庚子庚戌 燥气流行,肝木受邪 金星 火星 金星

  水运太过 丙申丙午丙辰丙寅丙子丙戌 寒气流行,邪害心火 水星 土星 火星

  化气不政,生气独治;收气不行,长气独明;藏气伏,化气独治之;收气峻,生气下;藏气行,长气失政(“藏气行,长气失政”疑为脱简,根据《新校正》补于“寢汗出,憎风”之后)。都是五行生克的意思。五运太过已经是麻烦了,再遇到特殊的司天之年,就很危险了。见表2。

  表2:五运太过司天的影响

  司天 物候变化 身体影响

  木运太过

  火运太过 上临少阴少阳 火燔焫,冰泉涸,物焦槁 病反谵妄狂越,咳喘息鸣,下甚血溢泄不已

  土运太过

  金运太过

  水运太过 上临太阳 雨冰雪,霜不时降,湿气变物 病反腹满肠鸣溏泄,食不化,渴而妄冒

  解释一下。火运太过之年,火已经多了,有遇到少阴少阳司天,就是火上加火。这样的年份在一个甲子周期里,只有戊子、戊午两年,离我们现在最近就是2008年(戊子,天符之年)和1978年(戊午,太一天符之年)。水运太过之年,太阳寒水司天。水运之年,本来就寒冷,加上太阳寒水司天,就是寒上加寒了。这样的年份在一个甲子周期里,只有丙辰、丙戌两年,离我们现在最近就是2006年(丙戌,天符之年)和1976年(丙辰,天符之年)。

  再有“五不治”也说一下,五不治是指在太过之年达到了极致的时候的状态。见表3。

  表3:五运太过极端时五不治

  五运太过 不治 解释

  岁木太过,风气流行,脾土受邪 冲阳绝者死不治 冲阳为足阳明肺经穴位,木亢则胃受到极大的伤害,此时,冲阳停止脉动而亡。

  岁火太过,炎暑流行,金肺受邪 太渊绝者死不治 太渊为手太阴肺经穴位。心火太盛,乘犯肺金。太渊穴摸不到桡动脉的脉动而亡。

  岁土太过,雨湿流行,肾水受邪 反下甚而太谿绝者,死不治 太谿为足少阴肾经穴位,肾受邪至极,太谿穴无脉而亡。

  岁金太过,燥气流行,肝木受邪 太冲绝者死不治 太冲为足厥阴肝经穴位,肝木受邪至极,太冲学无脉动而亡。

  岁水太过,寒气流行,邪害心火 神门绝者,死不治 神门为手少阴心经穴位,心火受邪至极,神门无脉而亡。

  表4:五运不及应星表

  五运不及 年份 基本岁运 应星

  (克星) 本星虚弱被反侮时应星 克星极强时被克应星(克星之克星)

  木运不及 丁丑丁卯丁巳

  丁未丁酉丁亥 燥乃大行 金星 荧惑

  金星 金星(暗)

  火星

  火运不及 癸丑癸卯癸巳

  癸未癸酉癸亥 寒乃大行 水星

  荧惑

  辰星 镇星

  辰星

  土运不及 己丑己卯己巳

  己未己酉己亥 风乃大行 木星 太白

  岁星

  木星

  金运不及 乙丑乙卯乙巳

  乙未乙酉乙亥 炎火乃行 荧惑 金星(暗) 水星

  水运不及 辛丑辛卯辛巳辛未辛酉辛亥 湿乃大行 镇星 水星(暗) 木星

  简单解释一下。以火运太过为例。凡戊申、戊午、戊辰、戊寅、戊子、戊戌,都是火运太过。火运太过之年的基本特征是炎暑流行,金肺受邪。因为火运太过,本运所应星自然明亮,火运之星荧惑星就明亮。而由于火运太过,克它的水运就会被激发起来斗争,水运之星水星就会明亮,但由于火运极胜,它最终战胜了水星,最后还是本星荧惑星在发亮。再以“土运不及”为例。凡是己丑、己卯、己巳、己未、己酉、己亥年都是土运不及之年。这一年的基本特征就是土运不及、风乃大行。土运为什么会不及呢,背后是因为他的克星木星在克制它,所以木星会明亮,本星镇星会黯淡。但土运持续虚弱,木气越来越强,激发了木星的克星金星压制木星的力量,金星就明亮了起来。如遇厥阴司天之年,进入秋冬,木气逐渐平复,金气也就不再报复,土气就正常的发挥了作用,人们就健康无疾。

  表5:五运不及司天的影响

  司天 物候变化 身体影响 年属(最近年份)

  岁木不及 上临阳明 复则炎暑流火,湿性燥,柔脆草木焦槁,下体再生,华实齐化 病寒热疮疡疿胗痈痤,咳而鼽 丁卯(1987,岁会)

  丁酉(2017)

  岁火不及

  岁土不及 上临厥阴 流水不冰,蛰虫来见, 上应岁星,民乃康 己巳(1989)

  己亥(2019)

  岁金不及

  岁水不及 上临太阴 大寒数举,蛰虫早藏,地积坚冰,阳光不治 民病寒疾于下,甚则腹满浮肿 辛丑(1961)

  辛未(1991)

  上面是对岁、就是一年运气的论述,第二部分则是对四季运气的分析。看图表:

  表6:五运不及的季节关系及易患疾病

  五运不及 季节间因果关系 病患 原因

  木不及 春有鸣条律畅之化,则秋有雾露清凉之政。春有惨凄残贼之胜,则夏有炎暑燔烁之复 其眚东,其藏肝,其病内舍胠胁,外在关节。 东方生风,风生木,其德敷和,其化生荣,其政舒启,其令风,其变振发,其灾散落

  火不及 夏有炳明光显之化,则冬有严肃霜寒之政。夏有惨凄凝冽之胜,则不时有埃昏大雨之复 其眚南,其藏心,其病内舍膺胁,外在经络。 南方生热,热生火,其德彰显,其化蕃茂,其政明曜,其令热,其变销烁,其灾燔焫

  土不及 四维有埃云润泽之化,则春有鸣条鼓拆之政。四维发振拉飘腾之变,则秋有肃杀霖霪之复 其眚四维,其藏脾,其病内舍心腹,外在肌肉四支 中央生湿,湿生土,其德溽蒸,其化丰备,其政安静,其令湿,其变骤注,其灾霖溃

  金不及 夏有光显郁蒸之令,则冬有严凝整肃之应。夏有炎烁燔燎之变,则秋有冰雹霜雪之复 其眚西,其藏肺,其病内舍膺胁肩背,外在皮毛 西方生燥,燥生金,其德清洁,其化紧敛,其政劲切,其令燥,其变肃杀,其灾苍陨

  水不及 四维有湍润埃云之化,则不时有和风生发之应。四维发埃骤注之变,则不时有飘荡振拉之复 其眚北,其藏肾,其病内舍腰脊骨髓,外在谿谷腨膝 北方生寒,寒生水,其德凄沧,其化清谧,其政凝肃,其令寒,其变凓冽,其灾冰雪霜雹

  黄帝只问了岁运不及时的四季的运气情况。难道岁运太过时的四季运气不需要了解吗?不清楚为什么。岐伯的回答也有一些问题。岐伯说,木运不及的状态下,如果春有鸣条律畅之化,则秋有雾露清凉之政。但如果春有惨凄残贼之胜,则夏有炎暑燔烁之复。其他那几运都是有这样的逻辑因果。这样的表述是不对的。由于木运不及,才会出现残冬未撤,春天来迟,就是“春有惨凄残贼之胜”,怎么可能会是“春有鸣条律畅之化”呢?春有鸣条律畅之化是平年的景象。每一个某运不及,都有两组假设句,第一组是不及之年不应该出现的,第二组才是不及之年会出现的。而根据运气学说,所有的阳干都是太过,所有的阴干都是不及,自然就不会有平年。这就是运气学的设计者不能自圆其说的地方。至于“其眚东,其藏肝”其渊源还是来自春秋战国时期阴阳五行家言,并不是医家之论,“其病内舍胠胁,外在关节”,是从《素问》继承下来的,并不是什么新货。还有两处需要讨论。土不及时的“四维”和水不及时的“四维”,都指的是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土在中央,故应该用“四维”,在说水不及的时候却省去了季节,而是用“时”,就是随时、时不时来代替了季节那就不能表达明确的时间了。这一段的表述显然是矛盾的。

  夫五运之政,犹权衡也,高者抑之,下者举之,化者应之,变者复之,此生长化成收藏之理,气之常也,失常则天地四塞矣。故曰:天地之动静,神明为之纪,阴阳之往复,寒暑彰其兆,此之谓也。

  这段话是一个小结。大意是,大自然会自己获得平衡。过亢了就要抑制,太弱了就会扶助,前面化了的事物,后面就会有应和,发生变化的还会自己恢复回来。这就是六气运动的常态。如果不能这样,天地之气的升、降、变、化就停止了。

  这篇文章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下面是一些补充说明,当然,补充说明也很重要。

上一篇:总结实践工作,收集地摊数据

下一篇:建筑业发展概况大数据分析报告(转载)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